【文/麗塔‧卡特(Rita Carter);譯者/謝伯讓】

 

我們該不該用數位方式儲存記憶?

 

你正急速下墜,如同自由落體般往地面掉的同時,強風不斷呼嘯過臉龐。幾秒鐘前,你還在一架距離地面三千公尺的飛機上。差不多該拉開降落傘了。你用力一扯,「咻」的一聲,傘張開了,你終於可以好好享受眼前美景。

不過,如果這經驗不是你的,而是別人的,你只是從網路上將它下載到自己腦裡呢?科幻小說作家莎拉‧紐頓(Sarah Newton)把「線上分享思想、行動以及情緒」的概念稱為「心景」(Mindscape)。

她說:「『心景』這種承載人類意識經驗的雲端資料庫能保護我們免除某種大災難,我認為這種科技是勢在必行。它將開啟人類全新的演化階段。」「心景」只是「象形文字計畫」(Hieroglyph project)參與者所提出的宏大計畫當中的一環,但它真的會發生嗎?現代科學對大腦及資訊和記憶儲存方式又怎麼看?我們到底該不該進行這項計畫呢?

 

在你腦中播放他人體驗

意識經驗是由許多神經元所產生。神經元受到刺激時會產生電化學反應,那些刺激包括照射在視網膜上的光,或者身體其他部位接收到的化學訊息。神經元之間藉一種稱為軸突的觸手彼此相連,因此一個刺激就可以傳遍整個大腦。不同的腦區有不同的功能:例如後方的腦區負責視覺,前方的腦區負責思考、判斷與感受。

現今的造影技術(像是功能性磁振造影fMRI)可以讓神經活動現形,因此你可以根據腦部活動的狀況來推論受試者經驗到了什麼。如果有個人正遭人厲聲咆哮,那麼他腦中深處一小塊名為杏仁核的區域、左耳後的一塊腦區和左耳上方腦區大概都會非常活躍,因為前述區域分別與恐懼的情緒、語言理解以及噪音有關。此外大腦還會出現各種電子訊號,每一個都代表著某種思緒、情緒或知覺。目前我們「解讀」這些訊號的能力還很粗淺,我們可以知道某人正看著一間房屋或一匹馬,但無法精確判知究竟是哪一間房子或哪一匹馬。不過毫無疑問的是,讀心技術將會隨著腦部掃描技術的進展而越來越強大。

回憶,就是重現與過去經驗有關的神經活動方式。大多數的回憶都或多或少摻雜了當下的神經活動,因此人們的記憶大多有些模糊,而且不會混淆記憶和當下的知覺。不過,強烈的記憶(例如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患者經常閃過某些記憶)有時會使人彷彿重返往日現場:他們會感受到當時的感覺、看到同樣的場景、真的聽到那時的聲音,並且失去當下的感覺。

那麼,理論上我們應該可以「讀取」一個人的經驗,然後透過數位化的方法儲存起來,在另一個人的腦袋中重新「播放」。只是想要讓「心景」成真,我們得先克服一些障礙才行。

第一項挑戰是技術面的問題:想要捕捉某人的經驗和記憶並存入「心景」中,意謂著必須以數位形式重建出大腦活動。這是一項大工程,不過「人腦計畫」(Human Brain Project)已開始嘗試這麼做。這項計畫在未來兩年將會獲得歐盟執委會超過五千萬歐元的資助。

但是負責這項計畫的團隊可不敢自詡能夠造出一個有意識的腦。畢竟類似的「藍腦計畫」(Blue Brain Project)可是花了五年的時間才建構出老鼠的一小塊皮質柱(大約含有一萬個神經元),何況人腦有多達860億個神經元,而且每個神經元都與上百、甚至上千個神經元相連。話雖如此,但隨著電腦運算能力持續提升,這計畫仍有望成功。

 

完整內容請見《BBC知識國際中文版》第21期(2013年5月號)。版權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BBC知識》國際中文版

《BBC知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