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Helen Pilcher;譯者/高英哲】

 

沒有個人色彩的集權社會如同黑白世界。

 

(警告!本文洩露劇情)

 

想像一個沒人有意見、沒人唱反調、沒人膽敢與眾不同的世界,大家都喜歡同樣的音樂,當同一支足球隊的粉絲,或是都認為應當明令禁止英國莫里斯舞。這聽起來真是有夠和諧呀,不過這麼一來世界不會變得很無趣嗎?這是導演菲利普‧諾斯(Phillip Noyce)的科幻電影《記憶傳承人》中的生活常態。在這個反烏托邦的世界中,個性與選擇都被沒有色彩的規矩所取代,只有一個名叫喬納思的人想要戳破這和平的表象。所以為什麼我們有些人循規蹈矩,有些人卻勇於特立獨行呢?

 

「人類有遵從體制的強烈傾向,」瑞士巴塞爾大學的心理學家瓦希利‧克魯查列夫(Vasily Klucharev)說,「不過遵從體制的程度各有差異。」研究指出大部分的人在發覺自己的意見與同儕不同時,經常會修正他們自己的意見,以便配合大家。克魯查列夫發現這與「後內側額葉皮質」這個腦區有關,他認為當個人背離群體時,這塊區域就會產生錯誤訊號,引發一連串的神經反應,使我們遵從群體。「這塊腦區的演化歷史非常悠久,所以我們會不知不覺地這樣做。」克魯查列夫說。

 

然而遵從的天性可以被操弄。克魯查列夫利用強烈的電磁脈衝減緩這塊大腦區域的活動,結果發現受測者變得比較不合群:要給眾多女性臉孔的吸引力打分數時,他們會各執一詞,不因他人意見而動搖。也許這種使人不為所動的大腦活動,能夠解釋為何我是地球上唯一對英國男孩團體1世代團員哈利‧史戴爾斯(Harry Styles)沒有遐想的女性。當然事情也有可能反過來,丹麥研究發現當用來治療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DHD)的藥物「派醋甲酯」大幅提高腦中的神經傳導物質多巴胺濃度時,個人就比較容易採納群體的觀點。

 

這些研究成果都很有意思,然而這跟《記憶傳承人》片中的大眾心理控制術相去甚遠。「若要控制整個國家,不需要透過神經科學才辦得到。」俄羅斯裔的克魯查列夫說,「你可以利用媒體。你若是打開莫斯科的電視,就只會看到一種觀點。你會面對一群意見都一樣的傢伙,要是你跟大家不一樣,內心就會感覺到衝突。」這使得大多數人都會採納同樣的觀點。「這就是宣傳戰的力量,」克魯查列夫說,「真的非常有效。」

 

所以我是真的抱持這些個人觀點,抑或我的大腦迫使我不得不從眾?要找到答案應該挺簡單的:我只要專心聽1世代樂團的音樂,然後看看我是不是仍舊聽了就想吐……。

 

【完整內容請見BBC知識國際中文版第39期(2014年11月號)。版權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BBC知識》國際中文版

《BBC知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