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馬修‧西蒙茲(Matthew Symonds);譯者/張孝耘】

 

今夏的考古任務有可能發現這匹木馬嗎?

世界上可能沒有一個地方的歷史像特洛伊這樣,籠罩著如此多的神話與傳奇。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始終難以釐清。不過今年夏天,一項結合了各種科技、前所未有的考古挖掘計畫將進駐土耳其,使這座宏偉古城重獲新生。

這將是從一百四十年前特洛伊開始現代考古學研究以來,最全面的考古挖掘計畫。科學家希望DNA定序和化學分析技術的進步,可以打開遺落已久的知識大門。計畫主持人美國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的威廉‧艾沃德教授(William Aylward)表示:「特洛伊這個獨特的考古遺址讓我們有機會將這些技術運用在新的領域上。」

特洛伊是個無與倫比的研究室。這座史前城市滅亡前的劇痛,在兩大西方文學巨著中迴盪。這兩部難得從古代流傳下來的詩篇,是詩人荷馬在西元前750年左右的作品,它所描繪的古文明世界擄獲了世世代代人的想像力。早期學者為了證明荷馬所述屬實,隨意地將考古發現和虛構的文學相結合,於是區別神話和歷史,成了特洛伊現代研究的聖杯。這裡先後有十座城市層層相疊(其中有些結局慘烈),使得這條尋找聖杯之路十分錯綜複雜。

荷馬的《伊利亞德》(Iliad)和《奧德賽》(Odyssey)在當時即享有盛名,故事背景設定在他出生前四百年左右,相當於現在考古學者口中的青銅器時代末期。詩中描述特洛伊王子誘拐希臘國王的妻子,引發了兩國爭戰,經過十年圍攻不下,希臘人最後終於靠著藏在木馬肚子裡偷渡進城,破了特洛伊的防線,滅了這座城。但荷馬不是戰地特派員,所以揭開故事真相成了學者的終極目標。

 

神話之都受羅馬皇帝青睞

特洛伊城的發現要歸功於海因利希‧施里曼(Heinrich Schliemann)。這位特立獨行的德國探險家在1868年手持荷馬詩篇,懷著對詩中故事幾近狂熱的信念,歷盡艱難來到安納托利亞(Anatolia),也就是現在的土耳其。他一到達安納托利亞,隨即在一位低調的業餘考古學家法蘭克‧卡弗特(Frank Calvert)引介下,注意到土耳其人稱為「西沙里克」(Hisarlik,即堡壘之意)的小山丘,還挖掘出史前遺址和壯觀的寶藏。然而這兩位不是最早推測出特洛伊位置的人;古希臘和古羅馬人已經先來一步了。

古希臘人及古羅馬人都對荷馬詩作很著迷,想找到特洛伊的決心難分軒輊。他們也認出在西沙里克(當時稱為伊利昂﹝Ilion﹞)的青銅器時代廢墟就是特洛伊,在當地發展出興盛的觀光業,讓羅馬遊客得以一窺祖先神話般的過去,包括奧古斯都(Augustus)、哈德良(Hadrian)和卡拉卡拉(Caracalla)等三位羅馬皇帝都曾經造訪。

伊利昂在被廢棄前的四千五百年間,幾乎一直有人居住,壽命比任何一座現代英國城鎮的兩倍還長,這是吸引許多科學家參與這項計畫的主因之一,其中很多人是首次為考古學貢獻所長。無論是想探究飲食習慣的演進,還是肺結核這種致命疾病的發展,特洛伊的悠久歷史應該都會帶來新的洞見。艾沃德說:「我認為現代科技和這考古遺址獨特的性質結合後,科技和考古兩個領域都會互蒙其利。」

特洛伊占地二十公頃,研究人員取樣的面積僅是其中一小部份;研究團隊大部分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城牆建物上。這裡有這座史前城市最重要的建築,不過光是這點各方認知仍有很大的落差,例如這兒是否真有青銅器時代的宮殿,大家的見解就莫衷一是。古希臘人大量開發造景,摧毀了以往民居的蛛絲馬跡,不過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及土耳其恰納卡萊大學(COMU)的合作團隊嘗試用其他方法推論出此地的生活狀態。

艾沃德說:「每個重返特洛伊的考古人都必須回顧上次造訪時尚未發現的東西,其中一樣就是史前的寫字板。」這種泥板經常記載了貨物分配的清單,品項從穀類到雙輪馬車都有。泥板遇火會變硬,所以只有當檔案庫是毀於祝融的情形下才得以倖存。特洛伊城曾多次遭大火吞噬,所以可能藏有泥板等著重見天日。

 

【完整內容請見《BBC知識國際中文版》第24期(2013年8月號)。版權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BBC知識》國際中文版

《BBC知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