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凱薩琳‧泰勒(Kathleen Taylor);譯者/王怡文】

 

兩隻大鼠分別位在巴西和美國,牠們腦中植入電極,能以思想彼此溝通。

 

1953年11月28日,美國生化學家法蘭克‧歐森(Frank Olson)從紐約的飯店墜樓身亡,檢警判定是自殺。二十年後,美國中情局(CIA)的祕密計畫MKULTRA正式喊停。根據美國政府調查,CIA承認在歐森死前不久,曾提供他影響心智的藥物LSD。他的家人在1976年接受撫卹,但至今堅稱歐森是被謀殺,以免他將生化戰及LSD軍事用途的研究細節公諸於世。

歐森不是MKULTRA唯一的白老鼠。然而,由於該計畫大多數紀錄都已銷毀,我們或許永遠無法得知有多少人(包括精神病及癌症末期患者)在不知情且未經同意的狀況下成了實驗品。這計畫的設立是為了追求一個古老的夢想:控制人心。如今MKULTRA已終止四十年,控制心智的研究則達到了空前的進步。

電腦運算能力、遺傳學和神經造影技術日益進步,創造出新的科技工具來操控大腦,精確程度前所未見。現在,心智控制的目標不再是戰俘或蘇聯首腦;它的應用逐漸擴及日常生活。

控制人腦的技術可用來治療成癮症、強迫症及憂鬱症等等心理症狀。至於軍事應用的企圖並未消失,只是現在目標已改成創造超級軍人:在生死關頭不被恐懼脅迫、即使一天只睡二小時仍能採取高明戰術,甚至不帶地圖深入阿富汗也知道如何抵達下一個會合點─路線已經直接寫入腦中了。

心智控制領域改變的不只是目標,連操作技術和倫理準則也不再相同。相關實驗不再東遮西掩,今日很多研究都已在媒體上公開,或經由部落格及官方網站報導宣傳。

 

點亮你的神經

光遺傳學(optogenetics)是最有希望的心智控制新技術。從微生物取出對光敏感的基因,植入腦細胞(即神經元),

神經元就會對光有反應。然後以光脈衝(可用光纖傳送)控制神經迴路,就不會像植入電極那樣造成組織傷害,或是服用藥物產生不良副作用。

光遺傳學的研究起先並不起眼,研究對象都是微生物、果蠅和小鼠之輩。但去年,有個生物學團隊將這項領域朝人類推進一步:他們用光遺傳技術改變猴子的眼睛動作。比利時荷語天主教魯汶大學和美國哈佛醫學院的溫‧凡德弗博士(Wim Vanduffel)領導這項研究,他表示:「已經有團隊在研究如何將光遺傳學應用到人類身上。」

還有其他動物研究為光遺傳學的潛力提供了些許啟發。美國史丹佛大學生物工程暨精神病學教授卡爾‧戴塞羅斯(Karl Deisseroth)將小鼠從「膽小如鼠」變成膽大的探險家。他利用植入的光纖,將藍色閃光照在小鼠杏仁核的特定迴路上,而杏仁核就是涉及情緒處理的腦區。

但是改造人類基因會引發倫理爭議。我們連基改作物都排斥,遑論「基改人類」。何況,可見光無法穿透頭骨,所以許多光遺傳研究都得把動物的頭骨打開。因此至少短期內,這個技術大概僅限於研究用途,協助我們找出特定疾病的相關神經迴路。

儘管如此,光遺傳技術是否真能用來控制人腦,改變他人個性?「這當然完全不合倫理,但我確信很有機會辦到。」凡德弗說,「只要我們更了解其中的神經迴路,便能用人為手段改變神經活動,影響人的行為舉止。就某種程度而言,腦深層電刺激(Deep Brain Stimulation,DBS)就是在做這件事。」

 

用大腦連線來集思廣益

腦深層電刺激就是將電極植入腦中,用電脈衝重新訓練神經迴路,這項技術目前已拿來治療慢性疼痛或帕金森氏症等等。「腦深層電刺激似乎能重新組織有問題的腦神經網絡。」英國牛津大學榮譽教授約翰‧史坦(John Stein)說。但這背後的機制還不清楚。

腦刺激技術甚至能用來擴增既有的感官能耐。美國杜克大學的米格‧尼可列利斯博士(Miguel Nicolelis)與其團隊已設計出方法讓小鼠能「感覺」紅外線。小鼠身上裝了電極,連到處理鬍鬚觸覺訊息的腦區,另一端則是紅外線感應器。感應到紅外線時,電極就送訊號到腦部,於是小鼠就能「摸到」紅外線了。「未來肯定能讓這些動物得到完整的紅外線視覺。」尼可列利斯說。同理,人類藉由類似的人工器官獲得新的感官能力,例如「嚐到」無線電波或「聞到」紅外線,也不無可能。

 

完整內容請見《BBC知識國際中文版第24期(2013年8月號)。版權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BBC知識》國際中文版

《BBC知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