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尼克‧貝克(Nick Baker);譯者/蔡承志】

 

科摩多巨蜥在牠的火山島領地昂首闊步。牠在這兒登上頂級掠食者寶座,豬、鹿、水牛、其他巨蜥,還有奇怪的人類,都是牠的盤中飧。

 

經歷了漫漫的海上航程,科摩多島給你的第一眼印象可不會讓你失望。視線穿過海上薄霧,赤道天空映襯出山稜鋸齒狀的剪影,令人想起這座火山島上著名的爬行動物口中的牙齒。

無論是這兒的險峻地勢、火爐般的酷熱,乃至於奇異的植物相,這處偏遠前哨的一切事物在在讓你預期,這裡會出現非比尋常的動物。科摩多島就像是現實版的侏羅紀公園,一個恰好適合「龍」棲居的戲劇場景。

科摩多巨蜥又叫作「科摩多龍」(Komodo dragon)。誠如這神話般的稱號,牠激發了許多傳說。此外,即便西方世界得知這種動物的存在已經一世紀之久,關於這物種的自然史卻仍有大半藏在迷霧之中。

這種巨蜥只見於少數幾處地點─印尼島鏈中段的小巽他群島。地球上只有這兒是由蜥蜴主宰生態。不過人們想知道的是:為什麼這現象會發生在這裡?為什麼一般而言體型偏小、內斂怯懦的蜥蜴,竟然有辦法拔得頭籌,成為金字塔頂峰的掠食者?

 

特大號蜥蜴

科摩多巨蜥是世界上最大的蜥蜴,最長可達三米,最重可達165公斤。長久以來,牠總是被教科書拿來當作「島嶼巨型化」(island gigantism)的範例。

一般動物的體型常會受到天敵掠食或食物、棲地競爭等外在條件的限制,但某種動物若脫離了物種豐富而擁擠的生態系,牠就能擺脫生態桎梏。

在偏遠的島嶼上,隨處可見符合這理論的例子,不論現生或滅絕的都有,其犖犖大者有鴞鸚鵡(Strigops habroptila)、巨人守宮(Rhacodactylus leachianus),還有象鳥、恐鳥、弗洛勒斯巨鼠和加拉巴哥象龜等。

人們原先認為,這就是發生在小巽他群島的情況:小蜥蜴長成了大蜥蜴。畢竟,從許多層面來看這個例子,「巨型化」都解釋得通。假使你是隻大蜥蜴,你最能善用稀少難料的食物資源,有辦法時就大吃一頓,匱乏時就靠小點心度日。

再者,身為冷血的爬行動物,你的代謝和整體「運轉成本」都很低,這表示你不吃東西可以撐得較久。換作是大小相當的哺乳類掠食動物,牠們在這種荒涼貧瘠的島上絕對熬不過去。

根據這項理論,科摩多巨蜥的祖先在四千萬年前到兩千五百萬年前之間分散到亞洲各處,並占據其他陸地。牠們趁海平面降低時在各島間遷移,最後約在四百萬年前來到小巽他群島。牠們在這兒與世隔絕,並演化出巨大體型。

 

失落世界的繼承人

2006年,澳洲東部出土了一批某隻巨蜥的化石,它的特徵和現今的科摩多巨蜥幾無二致。這批化石的年代超過四百萬年,推翻了此前的假說。

這化石的主人顯然不是島嶼巨型化的產物。事實上,在牠生存的那個年代,巨型爬蟲類在澳洲的史前動物中可是占有一席之位(當時的動物還包括有史以來咬力最強的凶猛哺乳動物:袋獅)。結果那種怪獸卻因故步步棄守(或許是敗給其他競爭的掠食動物所致),如今牠出沒的範圍只剩這群島,牠在這兒主宰食物鏈。

由此可知,科摩多巨蜥並不是島嶼與世隔絕的巨型化產物,而是遠古失落世界留下的繼承者。

 

演化淬礪出絕地武器

來自遠古年代的大蜥蜴怎麼在現代求生呢?簡單來說:靠體重來威震八方。單單一條巨蜥就能搏倒像水牛這麼大的獵物,而小巽他群島有很多這樣的獵物。

巨蜥擁有一組看來就很適合執行這項工作的工具:六十顆長得像鯊齒的鋸齒狀牙齒。(巨蜥的牙齒不見得能輕易見到:有些專家認為,這些牙齒外覆有一層薄膜,當牠們吃東西時才會破開。)然而巨蜥的頭顱和雙顎的肌肉組織卻不像能勝任這項工作。和體型相當的灣鱷相比,巨蜥的咬合力只有灣鱷的六分之一─雖然惡毒,但恐怕很難躋身動物界掠食者的咬力榜單上。

科學家一度認為,巨蜥是靠一群朋友稍加出手幫忙來彌補這項缺憾,牠那群(上百萬隻的)朋友是:細菌。除非是微生物,否則待在科摩多巨蜥的口中可不愉快。

 

 

完整內容請見《BBC知識國際中文版》第23期(2013年7月號)。版權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BBC知識》國際中文版

《BBC知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