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大衛‧柴爾茲(David Childs);譯者/陳榮彬】

 

西班牙的屯墾區:墨西哥哈拉帕地區(Jalapa)的科科津特拉.漢因(Coacoatzintla Hanging)於1555年所繪,描繪大量西班牙人抵達南美洲,建造石頭堡壘,並且蓋教堂的情形。

 

1498年9月,為西班牙政府效命的熱內亞人克里斯多福‧哥倫布(Christopher Columbus)成為第一個踏上南美洲大陸的歐洲人;不過十五個月之前,效命於英王亨利七世的威尼斯人約翰‧卡博特(John Cabot)才成為繼維京人之後,第一個登陸北美洲的歐洲人。儘管兩件事發生的時間相近,隨後的發展卻大相逕庭。

西班牙人僅僅花五十年的時間就征服了南美的三個帝國,把許多財物運回伊比利半島,其數量之大是先前任何人都無法想像的。反觀英國,它雖然沒有遭遇西班牙所遇過的那般頑強抵抗,但光是想保住維吉尼亞州詹姆士河(James River)下游的一處灘頭堡、麻州普利茅斯市的一座小山丘,以及紐芬蘭島上的一些偏遠哨站,爾後大約一百三十年間已經折損了數以千計的人馬。兩國殖民為何會有這麼大的差異?

英國與西班牙的命運也許大相逕庭,但他們企盼用來改變自身命運的東西,卻很一致。這兩個國家念茲在茲的是同一樣東西:黃金。西班牙人在美洲發現了大量黃金,每年都派出珍寶船隊將它們載回國;而英國人從巴芬島(Baffin Island)與維吉尼亞載了數百噸的東西回來,深信其中藏了黃金,結果卻都是一些廢物。既然他們發現了這不幸的真相,照說應該沒有理由繼續投資這片無利可圖的土地。

 

英國棄之可惜的雞肋

但英國人並非全無收穫:他們很快就發現一個簡單許多的「淘金」方法,就是從移動緩慢、方便下手的貨櫃船上直接強取。當時英國的海盜跟今日那些以海港為根據地的索馬利亞海盜大不相同:英國政府是全力支持自己國家的海盜,再靠分贓來平衡財政收支,因此很教人看不起。

既然劫財如此容易,野心勃勃的企業家自然不願把錢財投資在獲利極不確定、而且可能教人送命的北美沿海地區。至於那些想擁有廣大農場的人,則可以透過徵收與重新分配等手段取得愛爾蘭的莊園,那裡的土地離家近多了。因此那些想在北美建立殖民地的英國人也會被愛爾蘭吸引,況且愛爾蘭似乎風險較小。

然而,有一個動機促使英國人願意冒險,那就是:尋找一條可以繞過西、葡兩國統治海域,前往富裕「中土」(Cathay,也就是中國)的西北航線。航海家們前仆後繼想穿過海上厚重浮冰的重重阻礙,但都失敗了,贊助他們的人越來越把美洲當成得繞開的障礙物,而非一片應許之地。

不過這地方當時確實是「應許」而來的。英王亨利七世於1496年發了一張可以世襲的執照給卡博特,允許他與子孫可以「征服、占據,並且擁有任何他們發現的城鎮、城堡、城市與島嶼⋯⋯為我方取得那些地方,並且給它們命名,掌握其管轄權⋯⋯」簡言之,就是侵略。

隨後英王發出了許多特許權執照,慷慨把「別人的」土地贈送出去。比方說華特‧雷利(Walter Ralegh)便於1584年獲准從他原來開墾地往南北各擴充六百英哩,奉承有道且聰明的雷利特別將領地命名為「維吉尼亞」(Virginia),藉此彰顯伊莉莎白女王的聖名。伊莉莎白女王的繼位者詹姆士一世在1606年頒發的維吉尼亞公司特許狀,則准許該公司在一塊介於北緯34度到北緯45度之間、長達660英哩的土地上殖民。後來這家公司拿到新的特許狀,甚至獲得了「從大海到閃亮的大海」的土地—意即從大西洋到太平洋。

紐芬蘭公司(Newfoundland Company)所獲得的特許狀是讓他們可以開發紐芬蘭全島。此外,獲贈者可以將土地轉租出去(他們的確也這麼做了),用相當於英國一郡大小的一塊塊莊園土地獎勵那些願意投資的人。

但是英王自己還沒打算把人力、物力與資金投注在這些海外事業上。亨利八世的野心是征服法國,做到後便失去了鬥志;年輕的愛德華六世統治時間太過短暫;女王瑪麗也不能這麼做,要不會惹火她西班牙籍的丈夫;伊莉莎白則表現出一副行事謹慎的樣子,其實是為了掩飾她的吝嗇;至於詹姆士一世,則是和英國的敵對殖民帝國西班牙簽下了和平協議。英國政府對美洲大陸漠不關心,政策上始終沒怎麼施力,但對於西班牙人而言,這地方一直很重要。

 

完整內容請見《BBC知識國際中文版》第22期(2013年6月號)。版權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 , , , , ,
創作者介紹

《BBC知識》國際中文版

《BBC知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