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盧克‧亨特(Luke Hunter);譯者/蔡承志】

 

姊妹情:理毛行為能強化社會關係。就如同在非洲的情況,彼此有親緣關係的母獅也構成吉爾森林每個獅群的核心。

 

十七年前,我籌組一支代表團,由亞洲獅專家拉瓦‧切拉姆(Ravi Chellam)領軍,從印度前往南非芬達私有保護區(Phinda Private Game Reserve)進行考察,見識了南非運輸大型野生動物的卓越專才。芬達的特長,是讓曾經與人類衝突、以致凋零幾十年的獅群恢復以往的繁盛。

我們來訪之時,科學界所稱的「野地間移置」(wild-wild translocation)技術已經十分純熟,重現南非獅群分布範圍的復元作業,根本已經成為一種例行公事。切拉姆團隊離開時,心中對於該怎樣讓野生獅群返回原鄉已經有了底,這些知識技能將左右他們的成敗─他們的使命,是要重振印度著名的吉爾森林(Gir Forest)獅群,這是非洲境外唯一的獅子族群。

 

獅群江山接連棄守

如今獅子稱得上是非洲莽原的最佳代表,但其實在南亞地帶,牠們也一度具有同等象徵意義。約兩千年前,牠們的分布範圍延伸遍布大半非洲,並從靠近黑海南岸的現今希臘,穿過中東和阿拉伯半島,還深入印度東北部。然而隨著人類帝國如潮汐起落般興盛衰亡,那片區域的獅子也跟著消逝,再不見蹤跡。

歷來秉持擴張主義的文化全都熱衷狩獵,羅馬、蒙兀兒和英國等最強大帝國也不例外,而像獅子這種大型的危險肉食動物,則是深受他們重視的獎賞。到了十九世紀尾聲,這大型貓類在北非的最後前哨是摩洛哥的亞特拉斯山脈(Atlas Mountains),至於亞洲分布地區則已經縮減至伊朗、伊拉克和印度(也許還有巴基斯坦)的幾處零星地點。當時這片地區的亞種血脈(亞洲獅有別於非洲獅,個頭也稍小)幾乎可以說是危在旦夕。

 

君王救命

1900年,僅存的亞洲獅族群只剩區區二十幾隻,吉爾森林收容了牠們。當時這片地區都歸居那加德王侯(Nawab of Junagadh)拉薩‧可汗吉(Rasul Khanji)統治,他是個出名的神射手,曾獵捕豹子,所幸他並沒有欲望想解決牠們更為壯碩的親屬。事實上他嚴格施行限制獵殺吉爾獅子的措施,這道命令後來救了獅群一命。

1947年印度獨立,隨後便承襲可汗吉敕令在古加拉特邦(Gujarat)卡提瓦半島(Kathiawar Peninsula)南端正式成立獅子保護區,最早是1965年設置的吉爾野生動物保護區(Gir Wildlife Sanctuary),隨後幾度擴增讓受保護區域擴大到1,450平方公里,於是這片乾燥山丘林地也成為我們所稱的吉爾保育區(Gir Conservation Area)。2010年,古加拉特邦獅群數量統計清點累計得411頭,不過這項點算結果其實偏高,因為裡面包括了約一百五十頭亞成年獅和幼獅,其中許多活不到生育年齡。

任何人只需要仔細瞧瞧吉爾獅子的樣子,就能體認到牠們當初瀕臨滅絕的危急程度。吉爾獅群多數腹部都有一道明顯的鬆弛皮摺。非洲獅具有這項特徵的只占有限數量,在吉爾獅群當中,這卻幾乎是種普遍特徵,而這也點出了吉爾獅群的遺傳同質性。狩獵迫使當初可汗吉拯救的少數動物面臨生物學家所稱的「族群總數瓶頸」(population bottleneck),導致牠們近親繁殖;現今這些動物後裔全具有密切的親屬關係。

 

大小很有關係

儘管身體有別,亞洲獅表現的生態特徵和非洲獅依然大體相同。彼此有親緣關係的母獅形成各獅群的核心,防衛固定的領土,不讓其他母系獅群侵入。成年公獅(通常也互有關係)則建立小型聯盟,合作護衛牠們所屬獅群的母獅,使牠們免受敵對群體侵襲。不過到了吉爾,這一切事的規模全都縮小了。

這裡的獅群聯盟通常只含兩頭公獅,東非和南非的獅群則可達九頭(但一般是含兩到四頭)。相同道理,吉爾多數獅群都擁有兩、三頭母獅,六頭就算非常多了;相較而言,東非和南非獅群則通常有四到十一頭母獅,有些還擁有多達二十頭。吉爾獅群不論公、母,花在單獨行動的時間都要比牠們的群居型非洲親戚多得多。

 

完整內容請見《BBC知識國際中文版》第22期(2013年6月號)。版權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 , , ,
創作者介紹

《BBC知識》國際中文版

《BBC知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