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潘妮‧沙契(Penny Sarchet);譯者/張瓊懿】

 

2009年,在印度普納(Pune)一家醫院等候豬流感疫情報告的群眾。

 

來自世界各地的病毒學家每年2月中都會聚集在日內瓦的世界衛生組織(WHO)總部,研商選定最適當的疫苗,好對付每年奪走近五十萬條人命的某種病毒。這個可怕的病毒不是狂犬病病毒(每年死亡人數估計約五萬五千人),也不是伊波拉病毒(每年死亡人數大概一千兩百人),更不是那些光聽名字就讓人頭皮發麻的病毒。他們要討論的,是流感病毒。

在這場年度會議裡,WHO的流感專家會推測接下來這個冬天最可能在北半球盛行的三株流感病毒。一旦取得共識,大家便立刻著手研發疫苗。但專家們的最新目標不是研發這種只能應付精挑細選的少數病毒的疫苗,而是可以對抗所有流感病毒的疫苗。計畫一旦成功,這場年度盛會恐怕要成為絕響。

世界各地都有實驗室在研發這種「全效型流感疫苗」。從過去十二個月的醫療文獻看來,我們在臨床試驗上的成果可以說充滿了希望。有專家甚至樂觀地認為最快在五年內,大家便可以受到這種全效型流感疫苗的保護。

在英國,每年因季節性流感請假的天數就有六百萬天,全效型流感疫苗除了可以對抗季節性流感,還可以防範流感大流行。當流感病毒演化出一個過去從沒見過的新型後,它會迅速蔓延到全世界,就算相關單位全都積極投入疫苗研發工作,還是避免不了大批人口喪生。光是2009年的豬流感大流行就奪去了二十九萬條人命。有了全效型流感疫苗,我們就不怕新型流感病毒來襲,相關單位也不至於手足無措。

季節性流感疫苗上市已經有六十多年的歷史了。學者在決議哪些病毒類型可能盛行後,會將取得的病毒樣本殺死,留下病毒表面的血球凝集素(hemagglutinin)。血球凝集素是一種大型蛋白質,同時也是疫苗的主要成分,它可以刺激我們的免疫系統產生與該病毒相對應的抗體。抗體同樣也是蛋白質,它可以辨識相對應的血球凝集素頭部,藉著與血球凝集素結合來阻止病毒依附到人體細胞上。一旦刺激體內產生某病毒的抗體,下次這種病毒入侵時,免疫系統已準備好要擊退它了。

麻煩的是,病毒做為抗原的血球凝集素頭部會因基因突變而持續演化(參見〈變裝高手〉一欄),到了明年,這些血球凝集素的頭部便不一樣了,因此今年的疫苗也就派不上用場了。血球凝集素這種微小的改變稱為抗原微變(antigenic drift),如此改變後的病毒大多能逃離原有抗體的掌控。

季節性流感靠著這種「變形」能力,每年奪去數十萬人的性命,不過這和動輒造成數百萬人喪生的流感大流行比起來,可說是小巫見大巫。「水鳥、豬隻等動物也有流感病毒。萬一這些病毒在基因交換之後出現感染人類的能力,就會造成大流行。」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的約翰‧舒瑞德教授(John Schrader)表示。

這種現象稱為抗原移型(antigenic shift),它非常棘手。造成季節性流感的是血球凝集素頭部的「細微」改變,抗體多少還是可以啟動反應,發揮一定的抑制效果;但是造成流感大流行的卻是整個蛋白質的改變,這使免疫系統更難辨識它們。「我們的終極目標是設計出一種既可以預防季節性流感,又能對抗大流行的終生型疫苗,」舒瑞德說道,「不過若每五年得追加一劑也還可以接受。」

 

如火如荼的試驗

英國牛津大學的莎拉‧吉伯特教授(Sarah Gilbert)在這方面研究已經有了長足進展,並且成功完成了全效型流感疫苗的小規模試驗。

人體遭受病毒攻擊時,除了可以利用抗體來對抗病原外,還會出動血液裡的T細胞。T細胞可以揪出被病毒感染的細胞,並破壞它們,而吉伯特設計的疫苗會增加這些T細胞的數量。她解釋:「得了流感並痊癒後,我們體內會留下專門對付該流感病毒的T細胞。這些T細胞能確保我們下一次接觸到同樣病毒時不會再次生病。」

吉伯特團隊正在研製的疫苗並非訓練T細胞辨識善變的血球凝集素頭部,而是改為辨識另外兩個甚少發生變異的部位,分別是病毒的核蛋白(nucleoprotein,簡稱NP)與基質蛋白(matrix protein,簡稱M1)。

 

完整內容請見《BBC知識國際中文版》第22期(2013年6月號)。版權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BBC知識》國際中文版

《BBC知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