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菲莉帕‧弗雷斯特(Philippa Forrester);譯者/駱香潔】

 

迪亞布羅(左)與同伴排成一列。捍衛領土的巨獺群連攝影師都望之生畏,遑論入侵的巨獺了。

 

十一月底的清晨四點半,天色陰暗,氣候炎熱。絲絲雨點落在黑色水面上反彈,有根樹幹漂了過去。野生動物攝影師查理‧漢彌頓‧詹姆斯的小船,正緩緩橫渡祕魯亞馬遜流域湍急的瑪努河,此刻他心中只惦記著一件事。他從英格蘭出發五天後,終於抵達他的目的地:位於薩爾瓦多湖(Cocha Salvador)這寬廣牛軛湖中央的浮木平台。

天空漸漸泛起灰色的晨光,水面與蔥鬱河岸之間的界線也越來越清晰。溼度開始急遽升高。瑪努國家公園是地球上生物種類最豐富的地方,此刻整座公園正要從睡夢中甦醒過來。

一隻黑凱門鱷靜靜游過,雙眼與水面同高,幾乎看不見吻部上的隆起部位。剛起床的金剛鸚鵡開始叫喊,雨林蟲鳴唧唧唱和,這些聲響查理已經睽違了十年,但是他此行千里迢迢來到這兒,真正想聽的那個聲音還沒出現。

忽然間,口哨般的咻咻聲、忽大忽小的尖鳴與充滿活力的嬉鬧聲打破了靜止的空氣。凱門鱷沉入水裡,湖水重新在牠頭頂上聚攏起來,2.5公尺長的身軀沒有留下一絲痕跡。水岸植物懸在水面上,圍繞成一座舞台,鱷魚暫時退場,把鎂光燈讓給這湖上的「惡棍」。

 

可愛水獺的野蠻親戚

查理企盼再度相逢的巨獺家族終於出現了:這群喧鬧的巨獺每隻都長達1.8公尺,毛色光亮,頭型與海豹相似,還有巨大的蹼足。牠們潛入水中再躍出水面,在水面上用力把頭抬高,看看究竟是誰闖進牠們的地盤。

查理按下相機快門的瞬間,臉上不禁露出微笑。他大半輩子都深深著迷於水獺,身為他的妻子兼拍攝伙伴,十年來我也感染上他對水獺的熱情。我們倆所熟悉的歐亞水獺(Lutra lutra)非常愛玩、充滿好奇心,而且非常適應水中生活─但是牠們與亞馬遜遠親的相似之處僅止於此。

住在歐洲河流與水岸的水獺行蹤神祕,大多獨居且晝伏夜出。但眼前這群精力充沛的龐然大物展現了複雜的社交行為,與歐亞水獺的行為簡直是天壤之別。相形之下,歐亞水獺似乎比較溫和,甚至更可愛些;在多數人眼中,亞馬遜這群野獸實在稱不上美麗。老實說,只有巨獺的母親才會覺得牠們的臉蛋長得很可愛吧。

 

昔日小獸晉升家族領袖

查理仔細觀察湖裡的每隻巨獺。自從十年前他為BBC的電視節目《野生動物》(Wildlife on One)拍攝這支巨獺家族之後,就一直很想知道牠們後來的際遇,尤其是一隻叫做迪亞布羅(Diablo)的小巨獺。當時牠只是個寶寶,查理親眼見證牠初次下水的那一刻。不知牠有沒有順利長大?

巨獺有項關鍵特徵:牠們的下巴下方有塊米色的區域,而且每隻巨獺的斑塊形狀都不一樣。查理還記得迪亞布羅的形狀,所以當他看見某隻巨獺游過湖面時,他十分確定那就是迪亞布羅。

迪亞布羅顯然已是大家族裡負責傳宗接代的男子漢,家族成員還有牠的伴侶蘇菲亞、兩隻去年春天誕生的寶寶,以及五隻成年與接近成年的巨獺。牠們都聽命於迪亞布羅,牠果真成了老大。

一九九○年,德國的法蘭克福動物學學會開始了歷時最久的巨獺研究,研究對象就是迪亞布羅家族。你或許會以為,我們對這些充滿魅力的貂科動物已了解得很透徹,但是迪亞布羅還為查理準備了些驚喜。

在抵達這裡的第一個清晨,查理發現迪亞布羅家族很保護自己的巢穴,他很快就發現了原因:窩裡的寶寶不只兩、三隻,總共竟有六隻寶寶。牠們已經幾個星期大了,應該是在十月出生的。瑪努河的巨獺通常一胎會生二到四隻寶寶,時間是在四月到七月之間,所以在這個時節出現這麼多寶寶著實令人意外。

是六隻寶寶耶!這是項新紀錄嗎?法蘭克福動物學學會研究計畫的主持人羅伯‧威廉斯博士(Rob Williams)對此很感興趣。「這表示這支家族今年生了兩胎,」他說道,「我們曾經懷疑過幾次卻一直無法證實,現在終於有了證據。」

 

完整內容請見《BBC知識國際中文版》第十九期(2013年3月號)。版權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 , ,
創作者介紹

《BBC知識》國際中文版

《BBC知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