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蘇‧鮑勒(Sue Bowler);譯者/蔡承志】

 

杜拜這類的都市可以找到稀有元素,這就表示,在遙遠的未來說不定那些城市就是礦場。

 

漫步倫敦南岸,西敏寺的不朽石造建築、國家劇院的厚實水泥建物,還有遠方金絲雀碼頭(Canary Wharf)的摩天大樓建築,就像彰顯人類成就的永恆證言。在上個世紀,人類已經讓地球表面改頭換面。

人類活動對地球持續產生持久影響,界定出地質學上一個嶄新的時代:「人類世」(Anthropocene)。和其他地質時代一樣,人類世的證據也會留在層層岩石當中。倘若人類突然滅亡,在很久很久之後,外星地質學家前來檢視我們這顆行星時,究竟還能看出我們的哪些遺物?是城鎮都市的殘跡,還是地球大氣、海洋和生物圈難以捉摸的變化?答案有可能讓各位驚訝。英國萊斯特大學的詹‧札拉希維奇博士(Jan Zalasiewicz)說:「這些特徵不見得全都會出現在未來的地質紀錄當中。」

很難想像沒有人類的地球會是什麼樣子,我們有可能離開地球移民其他行星和衛星,也有可能直接滅絕。地球史上已經五度出現大滅絕事件。舉例來說,假使當初殺光恐龍的小行星撞擊事件在今天發生,那麼這場浩劫翻攪起來的煙塵就會長期遮蔽陽光,時間久得可以造成全球作物歉收。

那麼,到時會發生什麼事情?我們現有的道路、都市等基礎設施看來確實相當牢靠,卻也都需要維護。把人從地球拿開,再快轉五百年,倫敦就會銷蝕盡淨:環繞泰晤士河的堤岸,幾百年內就會崩塌,如此一來河水會湧入下水道,淹沒地下鐵網絡,侵蝕上面的建築物地基。若再把海平面上升和雨水侵蝕作用也考慮在內,那麼現代建築全都比埃及吉薩(Giza)的金字塔還脆弱。幾萬年內,我們的政府大樓和金光閃閃的金融區,都會傾圮成片片瓦礫。

不過人類不只是建造都市而已。我們還燃燒化學燃料、開發核能並製造種種物資,改變了海洋和大氣的化學狀況。人類形塑地貌,搬動的土石是河川沉積總量的三倍有餘;馴化動物、栽培植物,伐除森林改為農地,使人類成為世界頂端的掠食者,還限縮了陸地和海洋的生物多樣性。但這些改變有哪種可以記錄在岩石裡面?

 

岩石帶

地質學家在田野實地觀察岩石,由於較晚近的沉積岩都形成於較老岩層的上方,於是他們利用這點來推估岩石的相對年齡。辨識較晚近和較老岩層(通常要借助化石)可以得到局部區域的地層順序,將各地的資料組合比對,就能建構出全球的時間尺度。重大環境變遷會造成沉積類型突發轉變並生成異常岩層,留下事件的印記。研究岩層的地質學分支稱為地層學(stratigraphy),札拉希維奇解釋:「當世界變化相對加速,地層變化也隨之出現。」

當全世界同時出現同一種變化時,它就會成為分界。白堊紀和古近紀(舊稱古第三紀)的分界就是例子,這道薄層岩帶內含異常豐富的銥元素,據信是來自六千五百萬年前的小行星撞擊。札拉希維奇等地層學家表示,從岩層所保留的這類紀錄,可以推測出某一層分界的前後時間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們認為,就人類世方面,根據過去幾十、幾百年間新近堆疊的沉積物,同樣可以推測得出來。」

人類有一項作為很可能會留下全球性印記:一九五○年代的核子試爆。這類試爆在短暫時間內生成放射性落塵,迅速散布全世界,產生長期放射性訊跡,而且就像銥異常現象,也會產生一道清晰分明的界線。

若說人類世的特色是人類引起的環境變化,那麼這個地質年代,其實還開始得更早。英國地質調查局的地球化學家克里斯多福‧凡恩(Christopher Vane)與他的團隊從克萊德河(River Clyde)、泰晤士河等河川的河口採樣,結果發現燃燒煤炭和汽油所留下的種種聚合物,以及阻燃劑和用來製造電子產品的含氯化學物質等加工化合物。過去兩個世紀所沉積的泥土記錄了這類化合物,把工業革命的證據攤在世人面前。

不過儘管從長期看來,工業發展產生出耐久的新材料,卻也不是在所有社會都同時出現。地層學家稱之為「跨代」(diachronous)現象:即於不同時期在不同地點發生的現象。工業化為人類世帶來確鑿的標誌,但發生的時空卻不一致。

 

完整內容請見《BBC知識國際中文版》第十九期(2013年3月號)。版權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 ,
創作者介紹

《BBC知識》國際中文版

《BBC知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